牟定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应该注意的问题

2016-02-16 16:49:21 来源: 本站

 

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应该注意的问题
 
近年来,人民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大幅上升,对于这类案件,可以说法律关系并不复杂,但在审判实践中却是一个难点,因为其涉及到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认定、是否属于虚假诉讼的审核判断、保证人的保证责任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笔者就审理此类案件应该注意的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关于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从该条可以看出,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是提供借款时合同生效。如果双方仅仅只是约定或者签订了借款合同,但没有实际交付借款,合同并不生效。同时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55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十四条对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的情形作了规定,所以对于借贷合同的效力审查,要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第十四条来认定。
二、是否属于虚假诉讼的审查判断问题
2001年9月3日,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法官界乃至法学界的事件——“莫兆军事件”,即广东肇庆四会市一对老夫妇在他人持刀威逼下亲笔写下一笔1万元的借条后遭人起诉的事件。庭审时,老夫妇就此事向法庭作了详细的叙述。但该案件主审法官莫兆军认为老夫妇未提交相关证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判决老夫妇败诉。为此,老夫妇在该法院正门外的围墙边喝农药自杀身亡。事发后,经公安查证老夫妇所述属实,莫兆军遂因涉嫌玩忽职守罪被捕受审。虽莫兆军最终无罪释放,但由此引发民间借贷中存在的虚假诉讼问题,至今依然发人深省。
从该案件中可以看出,作为法官,我们应该注意两个问题:一是要改变传统的“借条为王”审判模式,不能仅凭一张借条就认定当事人之间存在合法的借贷关系,而应该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若查明属于虚假民间借贷诉讼,则原告申请撤诉的,不予准许,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应当移送有管辖权的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法律意识淡薄,如在被他人胁迫的情形下写下借条,但事后没有报警,也没有行使撤销权,而只在开庭过程中一味主张借贷事实没有发生,但是并不能提供充分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如能够当庭查明借条或欠条确属胁迫形成,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八条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对该借条或欠条的证明力不予认定。笔者2015年审理的一件民间借贷纠纷案件(2015牟民初字第657号)中,双方当事人原系夫妻关系,2013年离婚,丈夫依据前妻在2015年4月出具的欠条提起诉讼,要求偿还欠款2万元。在该案庭审中,妻子反复说根本没有借过钱,欠条是前夫逼迫自己所写,写下欠条后自己认为不欠原告钱,所以没有报警,也没有主张撤销。在这件案件中,双方对借贷事实是否发生存在较大争议,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丈夫主张借贷事实已经发生,则其承担着借贷事实发生的证明责任,因此庭审中着重提问丈夫出借款项的来源、借款交付的时间、地点,丈夫以为凭前妻写的欠条就能胜诉,结果在回答法官提问的时候漏洞百出,自相矛盾,一会说2万元是从建行取出来后在前妻经营的商铺内交给前妻的,法官马上要求丈夫提交取款凭证,或者由法院到银行调取交易记录,实际上丈夫根本就没有在建行开户;一会又改口说是在农行的自助取款机上取款,在其家中交给前妻,最后法官认为丈夫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提出已经借款2万元给前妻,但对出借的2万元的来源和交付借款时间、地点的陈述却自相矛盾,明显有悖常理,因此认定原、被告之间并不存在合法的借贷关系,前妻不应承担还款责任,遂判决驳回了丈夫的诉讼请求,该案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
二是向当事人进行法律释明。如在被他人胁迫的情形下写下借条或欠条,但事后没有报警,也没有行使撤销权,而法庭也无法查明借条或欠条是在被胁迫的情形下形成,法官就应该向被告释明其可以行使撤销权。其行使撤销权后,中止本案的诉讼,待撤销权诉讼审结后再恢复本案的诉讼。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趁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9条规定: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胁迫行为。如果事后受害人及时报警,有相关证据能够证实借条确系一方以胁迫的手段取得,那么该借条就不能作为认定双方存在合法借贷关系的依据,法院就要驳回诉讼请求。笔者2015年审理的一件民间借贷纠纷案(2015牟民初字第678号),在开庭时,被告提出26万元的借条是在被原告殴打后写的,被告已经向公安机关报过案,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相关材料,能够证实被告报警后,公安机关通知原告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处理,但原告拒绝到场,因此法官认定该借条系原告殴打被告后形成,双方并没有发生借贷事实,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
三、关于保证人的保证责任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主合同中虽然没有保证条款,但是,保证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证人的身份签字或者盖章的,保证合同成立。《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他人在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或者借款合同上签字或者盖章,但未表明其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或者通过其他事实不能推定其为保证人,出借人请求其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前提是必须表明其保证人的身份,如果仅仅只是在欠条上或借款合同上签名,而未注明是担保人或保证人,则不应该承担保证责任。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依据担保法的规定,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即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对债权人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而连带责任保证中,债权人具有选择性,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规定》第四条从诉讼主体的程序方面作了明确,即保证方式为一般保证,出借人仅起诉保证人的,法院应当追加借款人为共同被告;出借人仅起诉借款人的,法院可以不追加保证人为共同被告。在连带责任保证中,出借人仅起诉借款人的,人民法院可以不追加保证人为共同被告;出借人仅起诉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借款人为共同被告。(罗光俊)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