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定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陶某丙、潘某某诉王某某、严某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2016-08-02 10:37:43 来源: 牟定法院

 

 

两原告之子陶某甲受雇于被告严某某从事货物运输。2015年3月20日,陶某甲驾驶货运车辆(车主王某某)从事货运工作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自己及乘车人赵某某、陶某乙3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驾驶人陶某甲驾驶制动系不合格、运载货物超过核定载质量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且行至事故路段超速行驶,其行为的过错是导致此次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驾驶人陶某甲承担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
后两原告起诉至人民法院,要求被告王某某、严某某对陶某甲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认定被告王某某、严某某二人均应作为雇主对驾驶员陶某甲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最终判决:严某某与王某某连带承担60%的赔偿责任。
 
 
 
 
 
 
 
陶某丙、潘某某诉王某某、严某某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隐形雇主”是否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民事责任的划分是否应与交通事故责任划分相一致
 
 
关键词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显性雇主”;“隐形雇主”;交通事故;交通事故责任划分;民事赔偿责任划分。   
 
裁判要旨
1、雇佣关系中“隐形雇主”的认定:通常雇佣关系中直接出面雇请、聘用、安排指挥工作、发放劳动报酬的人为雇主,但是本案中,除了符合上述条件的“显性雇主”之外,还存在有就连雇员自己都不知道的“隐形雇主”,本案中的“显性雇主”本人无赔偿能力,相关财产均登记在在“隐形雇主”名下,该“隐形雇主”虽然不出面直接参与具体的管理工作,但确是雇用行为的实际受益人之一,所以最终判决该“隐形雇主”需要和“显性雇主”一起承担赔偿责任。
2、民事责任的划分是否应与交通事故责任划分相一致:本案中,按照交警部门事故认定书,驾驶员承担交通事故的完全责任,但是在民事责任的划分问题上,通过案件的审理,最终确定驾驶员(一方)仅承担民事责任的次要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七条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牟定县人民法院(2015)牟民初字第321号(2015年8月3日)。
二审: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楚中民一终字第469号(2015年11月3日)。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被告王某某是事故车辆所有权人,被告严某某是王某某之子,原告陶某丙、潘某某之子陶某甲系严某某雇请的驾驶员,专门为严某某驾驶车辆运输货物。2015年3月20日,陶某甲受严某某的安排,驾驶货车运载水泥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陶某甲及乘车人赵某某、陶某乙一家三口当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陶某甲驾驶的车辆制动系不合格,运载货物超过核载质量是导致事故的根本原因。被告作为事故车辆的所有权人及管理使用人,未尽到车辆的管理维修义务,安排驾驶员驾驶制动系不合格的车辆,并严重超载行驶,对事故的发生及三人死亡的后果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辨称:对于原告之子陶某甲的死亡,被告方无过错,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从交警部门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员陶某甲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从而可以证实交通事故的发生系驾驶员陶某甲操作不当、失误所引起的单方交通事故,应由驾驶员陶某甲对自己的重大过错行为承担全部责任。驾驶员陶某甲作为一名专职的驾驶员,是车辆的管理使用人,应及时发现车辆在日常行驶过程中的异常,并做日常的维护、维修。同时,被告并未安排陶某甲驾驶制动系不合格的车辆,也从未要求驾驶员陶某甲超载行驶,事故是驾驶员陶某甲自己造成,因此被告方无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被告王某某、严某某系母子关系,本案事故发生时,两人均为货物运输业从业人员,共同经营一个货物运输车队,被告王某某为该车队《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所登记的经营者,同时也是相关货运车辆的所有权人。被告严某某则担任该车队的驾驶员聘用、联系货源、安排车辆进行运输等具体管理工作。此次事故的云E274XX号重型罐式货车是被告王某某、严某某从事货物运输经营的车辆之一,该车的所有权人为被告王某某。
此次事故中的驾驶员陶某甲自2014年9月12日以来,受雇于被告王某某、严某某,驾驶云E274XX号重型罐式货车从事普通货物运输,每月领取固定工资4500元。2015年3月20日,被告严某某联系好货源后,安排驾驶员陶某甲驾驶云E274XX号重型罐式货车由大理州弥渡县运载水泥驶往楚雄州禄丰县黑井镇,22时10分左右,当车行至钱牟公路K23路段时,车辆驶出路外翻下34.5米的山坡,造成驾驶员陶某甲、乘车人赵某某、陶某乙3人当场死亡及车辆严重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
20153月21日,经牟定县交警部门委托,楚雄锦润司法鉴定中心对云E274XX号事故车辆进行了鉴定。楚雄锦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年4月2日做出(2015)车鉴字第216号鉴定意见书。鉴定书认定:该车第一桥左、右车轮制动鼓多处开裂。第二桥左、右车轮制动鼓有明显高温烧蚀现象,制动摩擦片呈碳化现象,制动摩擦片磨损过大,导致制动间隙过大,制动器工作时不能产生最大制动效能。第三、四桥车轮制动鼓呈土红色,存在不同程度的高温现象,制动鼓内有粉状制动摩擦片摩擦脱落物。第四桥左、右车轮制动鼓摩擦片磨损过大,导致制动间隙过大,制动器工作时不能产生最大制动效能。该车制动系主要性能不符合GB7258-2012及GB/T18344-2001中相关技术要求,不合格。
鉴定书分析认为:该车发生事故时行驶于长下坡路段,该车的超载状态,加大了车辆行驶惯性,使车辆制动系处于繁重、疲劳的工作条件下,制动器长时间、连续的减速制动,加剧了制动器、制动鼓及摩擦片磨损消耗,造成制动器温度不断上升,随着制动器温度的升高,制动摩擦力显著下降,产生高温状态下制动系热衰退现象,制动效能大幅降低,导致车速不能得到有效控制。
20154月30日,牟定县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人陶某甲驾驶制动系不合格、运载货物超过核定载质量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且行至事故路段超速行驶,其行为的过错是导致此次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驾驶人陶某甲承担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乘车人赵某某及陶某乙不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责任。”
另查明:1、在此次事故中死亡的赵某某于2014年9月22日农转城,事故发生时为非农业家庭户口。2、云E274XX号重型罐式货车核载质量为13.8吨,事故发生时实载32.98吨,属严重超载。3、云E274XX号重型罐式货车日常货运过程中的实载质量均为30吨至35吨之间,该车长期处于严重超载状态从事货物运输。4、驾驶员陶某甲与被告王某某、严某某之间未签订劳动合同。5、本案中,被告严某某对自己聘请驾驶员陶某甲的事实无异议。同时,被告严某某认为云E274XX号车的车主虽然是自己的母亲王某某,但是平时是自己管理经营使用,营运收入的受益人是自己。事故发生后,被告严某某向原告方支付了15万元的丧葬费。
 
裁判结果
云南省牟定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3日作出(2015)牟民初字第32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陶某丙、潘某某因陶某甲死亡的各项经济损失469720元,由被告王某某、严某某连带承担328804元,其余部分由原告陶某丙、潘某某自行承担。宣判后,被告严某某、王某某提出上诉。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3日作出(2015)楚中民一终字第469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驾驶员陶某甲自2014年9月12日以来,受被告王某某、严某某雇请,驾驶云E274XX号重型罐式货车从事普通货物运输,每月领取固定工资4500元,其在完成雇主指派的工作任务过程中受到损害,作为雇主一方的被告王某某、严某某应共同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被告王某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驾驶员聘用、联系货源、安排车辆进行运输等具体的管理工作,但其作为云E274XX号车《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登记的经营者,是该车运输经营行为法定的责任承担人。同时,被告王某某作为云E274XX号车的所有者,亦是该货物运输经营行为的实际受益人之一。故认为被告王某某应为本案适格被告。
对于此次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的事故的原因是:“车辆制动系不合格、运载货物超过核定载质量、行至事故路段超速行驶”。根据楚雄锦润司法鉴定中心(2015)车鉴字第216号鉴定意见书对“车辆制动系不合格”进行的分析说明,可以看出“车辆制动系不合格”及“行至事故路段超速行驶”等两个事故因素均由云E274XX号车的严重超载行为所引起,故认定云E274XX号车的严重超载是导致此次交通事故的根本原因。
驾驶员陶某甲,每月领取的是4500元的固定工资,车辆超载与否,对其收入并无影响,反而只会增加车辆行驶的危险性。对于车辆超载,实际影响的是被告王某某、严某某的货运收入,故对被告方关于“车辆超载完全是陶某甲个人行为”的说法不予采信。
在雇佣关系中,雇主一方有义务为雇员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并负责组织、安排、监督相关劳务活动,对雇员的劳务活动负有安全注意义务及劳务保护义务,对整个劳务活动过程中的安全负有主要的责任。本案中,根据被告严某某在交警部门的相关陈述,可以认定云E274XX号车日常货运过程中的实载质量均在30吨至35吨之间,该车长期处于严重超载状态从事货物运输。作为雇主的被告王某某、严某某在从事货物运输经营行为的过程中,违反国家相关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明知相关营运车辆长期严重超载,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仍然安排陶某甲驾驶相关货运车辆从事货物运输,故认为被告王某某、严某某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在本案中应当承担主要民事责任。
对于雇员一方,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应具备必要的自我保护能力,对自身的工作安全尽到审慎、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此次交通事故中的驾驶员陶某甲,作为一名专职驾驶人员,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忽视自身安全,明知所驾驶车辆严重超载,仍然驾驶车辆上路行驶,对自身安全未尽到应有的注意义务,故认为陶某甲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过错,在本案中应按其过错程度减轻被告王某某、严某某的民事赔偿责任。
驾驶员陶某甲本人虽然为农业家庭户口,但是同时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死亡的赵某某为非农业家庭户口,按照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两人可以按相同的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故对于原告方要求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陶某甲死亡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对于原告方主张的精神抚慰金,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和综合考虑本案实际情况,予以支持5000元。
 
案例解析
本案处理重点在于透过案情的表象看到事件的本质,作为案件承办人,对案件中的存在的反常现象,一定不能仅凭现有的案件材料就草率作出结论,一定要有良好的洞察能力,穷尽一切可以查清案件事实的手段,避开当事人提前布下的“烟雾弹”。
本案中,驾驶员陶某甲从被雇佣到事故发生,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王某某,所以双方都认为雇主就只是严某某一人,而王某某仅仅是因为车主的身份才出现在本案中。直到法庭调查过程中,得知车队其他车辆的所有权人同样也是王某某的时候,案件承办人意识到,王某某极有可能是背后“隐形”的雇主,严某某作为一个基本没有赔偿能力的年轻人,其只是一个“显性”的经营者,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规避车队经营过程中的赔偿责任。所以,承办人当庭要求被告方三日内补充提交《车辆运输经营许可证》,在被告提交《车辆运输经营许可证》后,证实了承办人关于“隐形”雇主的猜想。
按照交警部门认定:陶某甲驾驶制动不合格车辆、超载行驶、超速行驶,负事故完全责任。如果仅仅从庭审中双方提交的证据来看,陶某甲似乎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但是在庭审结束后,承办人到交警部门调取了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案件材料,通过仔细查阅,确定了两个对案件处理结果有着重大影响的事实:1、雇主知道该运输车辆长期严重超载。2、车辆制动不合格及超速的根本原因是严重超载引起。所以,最后的案件处理结果和最初的判断完全不同,驾驶员陶某甲一方仅承担30%的次要责任。
 
案件承办法官
一审:审判长:胡智远,审判员:朱东京、张自强
二审:审判长:邱德英,审判员:杨光文、刘莹
 
编写人云南省牟定县人民法院   张自强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