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定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人民法院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依法审查,有相反证据推翻的不认定其证明力

2017-12-18 11:20:07 来源: 本站

 人民法院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依法审查,有相反证据推翻的不认定其证明力

【案情介绍】

2016年9月7日上午8时28分,原告从牟定县城中园西路骑自行车自西向东骑行(逆行),被告余嘉靖骑二轮电动车跟随在原告身后从牟定县城中园西路自西向东行驶(逆行),8时29分,当行至洪喜源宾馆门前时,原告为避让对向正常行驶的摩托车,急忙把自行车向左转,致使其骑行的自行车撞到被告余嘉靖的电动车上(当时被告余嘉靖正从原告左侧超越原告,且电动车已将要全部超越)而倒地受伤。原告受伤后到牟定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侧股骨骨折、高血压病,在该院住院23天,支出住院医疗费36367.09元。2017年6月5日,牟定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余嘉靖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黄兆莫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2017年6月12日,经原告申请,楚雄正源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楚正司鉴字(2017)第40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黄兆莫的伤残程度为九级伤残;2、黄兆莫的后续治疗费为5000元;3、黄兆莫的护理期为180日、营养期为180日,原告支出鉴定费1200元。在原告住院期间,被告支付了116.80元的门诊费、预交了800元住院预交款、拿了1500元给原告。另查明,被告习元梅与其丈夫于2006年2月13日离婚,被告余嘉靖由习元梅抚养,被告余嘉靖没有经济能力,其驾驶的二轮电动车属余嘉靖所有,没有投保任何保险。

【审理过程】

原告黄兆莫与被告习元梅、余嘉靖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兆莫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荣、被告习元梅、余嘉靖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裁判结果及理由】

牟定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关于本案责任划分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本案中,虽然牟定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了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承担次要责任,被告余嘉靖承担主要责任,但由于被告提交的视频真实地反映了此次交通事故发生的过程,该视频足以推翻交通事故认定书,故不能依据该事故认定书来确定双方的责任。对本案双方的责任划分,应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和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事故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第三十六条规定:根据道路条件和通行需要,道路划分为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的,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实行分道通行。没有划分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的,机动车在道路中间通行,非机动车和行人在道路两侧通行。第五十七条规定:驾驶非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应当遵守有关交通安全的规定。非机动车应当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在没有非机动车道的道路上,应当靠车行道的右侧行驶。原告骑自行车没有实行右侧通行而是在左侧通行,违反了法律规定,在遇到对向正常行驶的车辆时,未充分观察其左边是否有车辆通行,而是急忙转向,疏忽大意,致使其自行车撞到被告余嘉靖驾驶的二轮电动车而倒地受伤,其过错是造成本次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故原告应该承担主要责任;被告余嘉靖驾驶二轮电动车没有实行右侧通行而是在左侧通行,违反了法律规定,其过错是造成本次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因此被告余嘉靖应承担次要责任。

关于责任承担主体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职责的,可以减轻侵权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侵权行为发生时行为人不满十八周岁,在诉讼时已满十八周岁,并有经济能力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为人没有经济能力的,应当由原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余嘉靖驾驶的二轮电动车与原告骑行的自行车发生碰撞致使原告受伤,被告余嘉靖应该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但被告余嘉靖在发生此次交通事故时未满十八周岁,在诉讼时已满十八周岁,其没有经济能力,应该由其原来的监护人被告习元梅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赔偿范围的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相关赔偿项目及赔偿标准的计算作了规定。原告的医疗费,应以被告垫付的门诊医疗费、住院医疗费和后续治疗费来认定。原告提交的关于护理期、营养期的鉴定意见本院不予采信,而原告又没有提交其他证据证实,故本院对原告的护理期及营养期均确认为原告住院期间,对护理费和营养费的计算标准,根据本案实际及本院对此类案件判决的标准计算。原告是退休职工,受伤后住院期间其收入没有减少,因此本院对其主张的误工费不予支持。综上,本院认定原告在本案中的费用为:医疗费41483.89元(被告垫付的门诊医疗费116.80元+住院医疗费36367.09元+后续治疗费5000元)、护理费2773.80元(44019元÷365天×23天)、营养费230元(10元/天×23天)、住院伙食补助费460元(23天×20元/天)、残疾赔偿金80110.80元(28611/年×14年×20%)、鉴定费1200元,合计126258.49元,对于被告已经垫付的费用,在其应承担的赔偿款中予以扣减。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由被告习元梅赔偿原告黄兆莫经济损失50503.40元,扣减其已支付的2416.80元,实际还应赔偿48086.60元,其余损失由原告自己承担,赔偿款限判决书生效后10日内交本院;驳回原告黄兆莫的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1元,由原告承担252.60元(已付),由被告习元梅承担168.40元,限与赔偿款同期交本院。

【分歧意见】

一种观点认为,牟定县交警大队作为交通管理部门,按照法定程序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客观合法,且专业性比较强,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应该依照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来确定当事人的责任,且原告是骑行自行车,属于非机动车,被告是骑行电动车,交警大队认定原告承担次要责任,被告承担主要责任正确,应该对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另一种观点认为,被告提交的视频资料,真实反映了本次交通事故发生的整个过程,原、被告均系逆行,是原告为了避让对向行驶的摩托车而急忙转自行车方向而撞到被告骑行的电动车上,并非是被告撞到原告的自行车,因此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责任错误,不应该认定其证明力。

【法官点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本案中,虽然牟定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了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承担次要责任,被告余嘉靖承担主要责任,但由于被告提交的视频真实地反映了此次交通事故发生的过程,该视频足以推翻交通事故认定书,故不能依据该事故认定书来确定双方的责任。对本案双方的责任划分,应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和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事故责任。因此认定原告承担主要责任,被告余嘉靖承担次要责任。

 

编写人:罗光俊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